折柳腰:禁欲摄政王他不装了无弹窗,折柳腰:禁欲摄政王他不装了明月皎皎全文小说

折柳腰:禁欲摄政王他不装了无弹窗,折柳腰:禁欲摄政王他不装了明月皎皎全文小说

时间:2024-07-10 18:25:01

《折柳腰:禁欲摄政王他不装了》小说简介

折柳腰:禁欲摄政王他不装了这本书应该算是最近比较令人惊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了。题材挺有趣的,算是古代言情里面比较新颖的题材了,来看看明月皎皎给大家带来怎么样的惊喜吧:

折柳腰:禁欲摄政王他不装了小说第11章精彩试看

第11章

“让开!”

两个洒扫婆子死死拦住院门,宋昭一脚踹过去。

正要闯进来时,一把长剑咻地袭来顶在他胸前,只要他再前进一寸,剑尖将会戳穿他的心脏!

“宁,宁表妹,你要杀我?!”

姜予宁剑花一挽,直接将剑横到宋昭脖子,她寒声道:“你擅闯我闺房,我便是当场将你斩杀,也是你活该!”

姜予宁眼中的杀气不是假的,宋昭深呼吸一下,冷静下来:“宁表妹,我有要事找你,你先把剑挪开,我们好好说话。”

“出去!”

看着门里横眉冷竖的女子,宋昭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比姜予宁大上三岁,她还小的时候,总爱‘昭表哥昭表哥’的喊,即使这三年她住在府上,两人见面不多,她每次见他也都是温温柔柔的,不曾大声跟他讲话。

是因为有九王爷给她撑腰,她觉得自己不再需要侯府的照护,行事才这么乖张的吗?

河还没过,就迫不及待拆桥,姜予宁这人品,不行。

然而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姜家治家很严,又最重信义,她是姜家长房嫡女,不应该只有这点胸怀。

姜予宁见他瞪着自己,脸色不停变幻,就是不说话,她不耐道:“宋世子有事说事,没事就请回吧!”

意识到自己竟然看着她失了神,宋昭顿时有些心虚,他没什么气势地数落道:“祖母还在病中,你不去探望,反倒是一大早穿红戴绿出府玩,姜予宁你,你还有心吗?”

宋昭说完打了个嗝,呵出了一股酒气。

姜予宁轻呵一声:“宋世子有心,祖母病中还出去喝酒。”

这一声一声的‘宋世子’,像一根针一样戳破了宋昭的少年傲气,他跳起来:“你懂什么!我那是为了请白御医过府,不得已为之!”

“哦,那表哥请到了吗?”

“白御医又不是在街上到处走的庸医,本世子请不到不是很正常吗?你得意什么!”

瞧他上蹿下跳的样子,姜予宁大摇其头:“宋世子这几日,越发衬不上‘明玉公子’这称号了。”

宋昭被说得面热,拢紧衣袖说:“你祖父在世的时候,白御医经常出入将军府,你,你去请白御医!”

“我不去——”

“那是你外祖母!”

却听到有婆子高呼:“姑娘!白御医来了!”

姜予宁这才落下后半句:“......因为不用请。”

宋昭遭到戏弄,当场气结,想甩脸子,又顾忌白御医在场,一口气咽不下去,又舒不出来,脸都憋红了。

姜予宁上前行礼:“白爷爷。”

白御医眼眶发红,他叹了口气:“受委屈了怎么不来找白爷爷?是嫌爷爷老了,不中用了,不能替你出头嘛?”

“区区小事,不敢惊扰了爷爷。”

“姜府的事,在老夫这,全是大事!”

姜予宁张了张嘴,白御医已经抓住她的手,不由分说替她搭脉。

然而时间越长,白御医的眉头就皱得越紧,姜予宁原本以为自己只是疏于锻炼导致身体发虚,见他这脸色,不由得心底发紧。

宋昭巴住门脑袋直往里探,白御医余光瞥到,皱了皱眉,见对方把头缩回去了,他才道:“你这身体,比三年前刚伤好时强不了多少。丫头,你这三年,定是没有好好调养。”

“白爷爷——”

“你家逢巨变,走不出来,情有可原,可这偌大的侯府,合府上下,这么多的长辈,竟也眼睁睁看着你任性,无一人将你的身体放在心上!实在荒谬。”

姜予宁抿了抿唇:“是我自己先自轻,怨不得别人”。

白御医给她开了调理的药方,留下一句“三天后我还来”就往外走。

宋昭惦记祖母的身体,赶紧迎上去:“白御医,有劳白御医替我祖母诊个脉。”

“不诊。”

“白御医——”

见白御医越叫越走,宋昭只能回头看姜予宁,他攥着手道:“宁表妹,对不住,刚才是我不对,祖母从昨夜到现在就一直心绞痛,府医查不出问题来,我这才急了......你,你能不能......”

宋昭或许只是从小被人捧惯了,心高气傲,行事随心,应该本质不坏。

因此姜予宁喊住白御医:“我外祖母心绞痛,也有予宁的原因,请白爷爷再受受累,帮我外祖母诊个脉。”

白御医很快就给老太太把完脉。

“脉象有力,身体结实,声如洪钟,没病装病,实在无聊!”

白御医拂袖而去,宋昭一脸错愕。

祖母竟然装病,她为什么要装病?

侍疾的宋三夫人没脸出来,宋昭也抬不起头,一众下人个个低着头,恨不得没长耳朵。

还是姜予宁将白御医送出去的。

回来时,宋昭正在交代下人:“若是让本世子在外头听到不应该听到的话,轻则发卖,重则乱棍打死!”

回头对上姜予宁的清正的眼神,宋昭顿时有种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押着游街的耻辱,他咬牙道:“你别太过分!”

姜予宁眉眼淡淡:“予宁如何过分了?请昭表哥详细说说。”

她脸色平静,眼神清澈见底,宋昭想了半天的词,一个也说不出。

“昭表哥贵为侯府世子,一举一动皆代表侯府的脸面,行事说话之前理应三思。今日我在侯府暂居,寄人篱下不得不忍下你的无礼,他日我回了将军府,难道昭表哥还打算以今日的礼数待我?”

宋昭沉默半息,说:“你就是回了将军府,我也不会娶你。”

姜予宁怒了,她厉声喝道:“宋昭!你休要自作多情!我姜予宁就算死于非命,也不愿嫁你为妻!你若再拿我的闺誉说事,我姜予宁与你宋昭,与永宁侯府,当如此钗——”

她将头上金钗拔下,先在宋昭肩膀狠狠刺去,拔出,将钗狠狠摔在地上:“恩断义绝!”

宋昭捂着肩膀,看着地上断成几段的金钗,整个人愣在当场。

这时,永宁侯跨进院门,朝宋昭兜心一脚踹去:“混账!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予宁不是你仇人!她是你的嫡亲表妹!是你姑姑留在世上的最后一点血脉!”

宋昭脑子嗡嗡叫:“她,她——”

“三年前若不是她选择跟我回来,永宁侯轮不到我做!你也当不上这狗屁世子!”

最后一句,如一盆冰水,将宋昭彻底浇醒。

原来同僚们没有说错,他有今天这一切,都是沾了姜予宁的光。

阅读全文
折柳腰:禁欲摄政王他不装了

折柳腰:禁欲摄政王他不装了

侯府摆烂三年,姜予宁高调回归,要以嫡女之身重拾姜府荣光,然而上京城欺她满门女眷,谁都想上来踩一脚。“姑娘,武侯府家的表妹杀人焚尸,要栽赃给您。”姜予宁:“侯爷三年前私吞的那笔军饷,是时候回到将士们的肚子里了。”“姑娘,相府千金请了戏班子传您的谣,说您与人私通闺名有污!”姜予宁:“今天是个好日子,适合把相爷的龙袍拿上来给大家开开眼。”......姜予宁凶名远播,无一媒婆登门,整个上京城幸灾乐祸:“如此悍妇,活该孤独终老!”第二日,赵玄璟带着三百六十抬聘礼登门求娶,人前禁欲寡言的摄政王拉着她的衣袖,彻底不装了:“阿宁,你别光凶别人,也凶凶我呗。”

作者:明月皎皎类别:古代言情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星优客阅读 > 小说资讯 > 折柳腰:禁欲摄政王他不装了无弹窗,折柳腰:禁欲摄政王他不装了明月皎皎全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