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焚乾坤全文免费阅读,魔焚乾坤乾龙 贺兰九最新章节—星优客阅读

魔焚乾坤

魔焚乾坤

时间:2021-03-21 07:46:39 分类:玄幻奇幻 来源:掌中云 主角:乾龙, 贺兰九

《魔焚乾坤》以乾龙 贺兰九为中心,主要讲述了:而白天的一幕早已被众人抛之脑后,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成为魔力拥有着,以便于以后能加入‘震武堂’,在众多的普通人当中,脱颖而出,然而,他们却个个兴奋地跑上去,个个耷拉着脑袋走下台来。偶尔,一千多人中会有那么一个人高高兴兴地走下来,那拥有魔力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夜幕慢慢笼罩了整个青衫镇,镇外恐怖的兽吼声让人难以入睡,而最难入睡的就当数乾龙了。

贺兰有女贺兰九

转眼间,这对乾家父子即将被那魔灵的含怒一击所覆盖,众人的心都凉了大半截,魔战和魔灵的差距那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就算是魔战全力抵挡,这一击恐怕也会要了乾狂父子的命,而这对父子却傻乎乎的站在那里挨打,众人心中纷纷惋惜,不就是为了堵着一口气吗?何必呢?

远处乾龙的母亲莫莉已然哭的是泪眼婆娑,将自己的小儿子乾昊紧紧抱在怀中冲向乾狂,只可惜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一家人死都不能死在一起。

就当众人都认为乾家父子即将灭亡之时,一个深沉的声音如幽魂一般在空气中响起。

“何必呢!何必欺人太甚呢?”

一道清影如流光一般从高高的木台闪掠而出,深蓝色的魔力瞬间覆盖了乾龙父子两人,那魔力化作层层水浪,化作一团巨大的水球,水球微微一颤,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向火焰龙卷。

“凝!”

随着一声轻喝,那水球急速蠕动,在空中一直深蓝色,如冰晶一般剔透的巨龟陡然成型,森然透着丝丝冰晶的巨口也在这一刻张开,对着火焰龙卷吞噬过去,转瞬间两道攻击便是碰撞在一起。

一声尖锐的声音刺痛了所有人的鼓膜,白色的烟雾瞬间笼罩了乾龙父子的身影,再度散去之时,乾龙身前,一个冷漠的中年人如标枪一般挡在其身前。

蓝色的武士袍在风中猎猎作响,中年人的负手而立,一个淡漠的声音缓缓吐出:“够了!”

“卡本导师!”

宋清惊呼一声,眼神极度恐惧,这个卡本导师向来是十分冷漠,青衫镇的事,除了挑选学员,这个神秘的导师向来是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问,只是默默地挑选着进入‘震武堂’的学员,他怎么会突然出手。

恐惧之色慢慢退去,宋清深呼了一口气,有那种吃了一个苍蝇,还要细细品尝的神情微微一拱手,恭敬道:“是!”

而此刻众人悬着的心也是慢慢放下,总算没闹出人命来,这个卡本虽然只是一名二星魔灵,但是他的背后,却是天下第一大势力‘震武堂’有他出手,这个宋清也不敢肆无忌惮。

乾龙缓缓松开紧握的双手,掌心早已被指甲刺破,一丝鲜红的血迹顺着白皙的手掌流淌。

“宋清,每一个魔武士都是我人类珍贵的战力,我绝不会让去草菅人命,我希望你会老实一点!”卡本轻微的甩动袍袖,一个飞身回到了木台,继续着那枯燥的工作,只留下那满脸阴狠之色的宋清,咱原地呆呆的站着。

“呸!恃强凌弱的狗东西,今日之辱,乾龙我记住了!”

一口泛红的浓痰吐在地上,乾龙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广场的尽头。

“哼!青衫镇还没人敢得罪我!你八雄佣兵团也不行!

宋清面色铁青,一挥袍袖愤然离场。

夕阳已是西下,那‘震武堂’的筛选大会仍在继续,青衫镇所有青年都聚集在这不大的木台周围,希望自己会拥有那么一点点的魔力,以后或许能成为魔者,过上美好的日子。

而白天的一幕早已被众人抛之脑后,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成为魔力拥有着,以便于以后能加入‘震武堂’,在众多的普通人当中,脱颖而出,然而,他们却个个兴奋地跑上去,个个耷拉着脑袋走下台来。

偶尔,一千多人中会有那么一个人高高兴兴地走下来,那拥有魔力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夜幕慢慢笼罩了整个青衫镇,镇外恐怖的兽吼声让人难以入睡,而最难入睡的就当数乾龙了。

“真的不能成为魔者了吗?”

乾龙仰望着星空轻声呢喃到,自己分明拥有着魔力,而且还是那万中无一的雷属性,可自己偏偏就是个残废,不管怎么修炼,也不能将魔之力低级跨越到魔之力中级。

七年了,乾龙从小就是个残废,但是却在十岁时就凝结出了低级的魔之力,这虽然算不上是绝世的天才,但也绝对不算平庸之辈。

可是自己优越的感知力却没帮上自己任何忙,一天天的对魔之力的感知越来越清晰,却无法吸收他们,只是因为这残废的身躯。

自己家中除了自己不能成为魔者,其他人都是魔者,就连自己那七岁的小弟乾昊,都已是高级魔之力,乾龙的六个哥哥更是无一不是魔者。

“该死!该死!这到底是为什么!”

乾龙仰天怒吼,声音在寂静的夜晚传出了好远,片刻之后才完全消散。

“咱们这个苦命的孩子!”

不远处,莫莉依然是泣不成声,乾狂也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却也是无能为力。

“苦了这孩子了,弟兄八个,数他对魔力的感知力最强,而且还拥有雷属性,可偏偏怎么就。。。。哎!”

乾狂一声长叹,也是苦恼的摇了摇头,摸了摸自己脑袋上的燎泡,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了,乾狂也是极度窝火。

深夜那般寂静,一家人在不安中度过,谁也不知道乾龙这一夜是怎么熬过来的,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越过高山,照耀在一身露水乾龙身上,乾狂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孩子,每到筛选大会总会一夜无眠!”

“这回是第七次了!”

莫莉无奈的看着那消瘦的身影,黯然落泪。

“爹,娘都起来了!”

乾龙微微一笑,面容苍白得吓人,但是还没等乾狂回答,乾龙却推着自己的木轮椅向院外驶去。

“我出去散散心啊!”

“哎!哎”

乾狂被乾龙这一举动弄得措手不及,连喊了两声,可是乾隆早已出了院子,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莫非这孩子想通了,不当魔者了?”

乾狂摸了摸大头,疑惑道。

“怎么可能,咱儿子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认准的事,什么时候能回头啊?算了就让他出去散散心也好!”茉莉白了乾狂一眼,转身进了屋子。

街上异常的安静,不管是丹药坊,还是兵器阁,人流已经不像往日般的喧嚣,因为所有的人都被那魔武士筛选大会所吸引,街上空荡荡,而乾龙就推动着那木制的轮椅,在那青石大路上孤独的前行着。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那,不知不觉,乾龙便到了城门。

“看!那不是乾家的废物少爷吗?”

“对啊!这个家伙要出去吗?真是不知死活!不知道外面荒野之中全是凶手吗?”

“算了,他这个废物,你管他?”

守城的两个士兵议论纷纷,对着乾龙指指点点,而乾龙却不闻不问,目光坚定向城外走去,那漆黑的眸子仿佛看见什么希望一般,死死的盯着远处的大山。

青衫镇外,那是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山脉,一眼望不到尽头,满眼的翠绿景象,那里生机勃勃空气清新,却没有人愿意去那里,因为那里有九岳大峡谷,凶兽的发源地,那里就算是魔战高手也不一定能保全自身,而乾龙的目光却是锁定在那遥不可及的九岳大峡谷处。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马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乾龙这个残疾人,转眼间两个时辰过去了,那远处的山总算离自己近一些了,可是这山路也是越来崎岖,到处都是乱石丛生,无数的荆棘带着尖刺划破了乾龙的衣衫。

突然行至一块青石之上,青石突然一松,乾龙的轮椅瞬间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向后翻去。

“完了!连个凶兽还没看见,就要死了吗?不行!绝对不行!”乾龙惊呼一声,挥动着短小的四肢希望找回一丝平衡,可是陡峭的山路,轮椅失去了平衡就不可能被乾隆那小胳膊小腿找回平衡。

一阵疯狂的凌空乱舞,下方陡峭的山路映入眼帘,乾龙绝望的闭上眼睛,一股由心而生的怨气让其破口大骂:“贼老天,小爷我想轰轰烈烈死在凶兽手上,你都不让吗?”

“嗯,或许老天不让,可是本小姐同意了!”

正当乾龙即将命丧黄泉之时,一股香风飘然而过,一只如春笋般的玉手轻轻抓住了,三千青丝带着淡淡的幽香拂过乾龙的脸,让其头脑一阵发晕。

转瞬之间,轮椅便恢复了平衡,乾龙晃了晃有些头晕的脑袋,定睛一看,两条芊芊玉腿玉立在眼前,喉结微动目光上移,一个甜美的笑容映入眼帘。

“你。。你!”

“不认识我了乾龙哥哥,小时候你还给我糖吃了呢!我是贺兰九啊?”少女轻轻一笑,蹲下来,满脸笑意的问道:“乾龙哥哥,怎么?还要跟魔兽拼命呀?”

“咳咳,九儿你这丫头,真是。。。”

乾龙尴尬的挠了挠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讪讪一笑,该说什么呢?乾龙一时之间也懵了,从小就这丫头对自己这个残废人不排斥,反而很亲近,自己该怎么说?这自寻死路之事恐怕这丫头不会任自己的性子来吧,乾龙面红如潮,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冤家路窄

陡峭的山上无路可寻,乱世之中,那亭亭玉立的少女弯着一对月牙般的眼睛满脸笑意,那青涩单纯的倾国容颜,善良而美丽。

一身轻纱,洁白的马靴衬托着一双玉腿,贺兰九来回踱了几步,晃动着那纤细的玉指在乾龙面前微微晃动,轻灵的声音如山泉一般,让乾龙的心都沉浸在属于他的那一份清澈当中。

“乾龙哥哥,不许转移话题,你老老实实交代,你到底要干什么?”

清澈的眸子倒映着乾龙的影子,乾龙看着那眸子之中的自己,那隐瞒的话却半点说不出来。

“哎。。。你这丫头,”乾龙轻叹一声,沉声道:“九儿,男人身残志不能残,我宁愿死在这一刹那,也不愿意在轮椅之上坐一辈子,我要去九岳大峡谷!”

“什么?”

九儿吃惊的捂着小嘴,差点没跳起来,指着乾龙半天说不出话来,直到过了足足三息时间,九儿这才平静下来,吃惊道:“那可是附近的凶兽发源地,不能去的!”

“必须去,不管如何难,我也要去,去了这辈子我乾龙便再无遗憾!”

乾龙眸子再次回归清澈,淡淡的话语中,那坚定不移的意志让九儿沉吟不语,她贺兰九还真就没想到,乾龙会有如此决死之心,显然乾龙不愿这么活着,他的心属于强者之心,只是这颗心却限制在这幅躯体当中。

就在九儿沉思之时,乾龙已然再次吃力的推动着轮椅,缓慢的向山上前进。

“哎呀。。。真是个倔强的家伙!”

九儿气的是直跺脚,却怎么也不能不管乾龙,之能轻轻一跃闪到乾龙身后,推动着那沉重的轮椅,向山上走去。

“九儿。。。你!”

“乾龙哥哥,好歹我是个魔战,你到底用不用我帮忙?”九儿调皮的一笑,微挪莲步,那俏丽的身影在丛林中穿梭,乾龙也是苦笑着摇摇头,他想拒绝却无法拒绝,如果此生无法站在山巅之峰,枉为男人。

时光如箭,光阴如水,转眼间正午烈日当头,酷热难耐,九儿那一身轻纱被汗水打透,衣内出光隐隐外泄,不远处轰鸣之声渐渐逼近,一条巨大的彩虹悬挂在天际。

乾龙端坐在轮椅之上,神情肃穆,漆黑的眸子死死盯着那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深渊之下一片漆黑,隆隆的轰鸣声从黑暗中传来。

“乾龙哥哥,真是走了狗屎运了,这一路上竟然么有碰到一头凶兽!”九儿纳闷的打量着四周,为眼前的一幕暗自窃喜。

乾龙微微一点头,眉间确实没有一点点的喜色,那漆黑的眸子也在这一刻缓缓闭上了,那紧锁眉头看着九儿微微发愣。

“怎么了?乾龙哥哥你不高兴吗?”九儿黛眉微皱,皱了皱琼鼻不满的问道。

“有血腥味,而且空气中魔力元素混乱,这里应该刚刚发生过战斗!这也是我们一路之上没有碰到凶兽的原因,这一路的凶兽,都被暂时的清剿了。”乾龙缓缓睁开双目,淡淡的说道。

“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出来,我可魔战高手!”九儿吐了吐舌头,心不在焉的四处打量,一副听天书的表情,乾龙也只是淡淡的一笑,自己的感觉总不能强加给别人。

乾龙的笑容略微有些苦涩,自己的本来想壮烈一番,可现在这情况却是造化弄人,正当两人准备转身离开之时,密林中一阵不安的骚动,一群飞鸟冲出了树林。

“一群废物,这次让他跑了什么时候能再抓住它!”

阴霾的声音丛茂密的林中传出,那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让乾龙瞳孔微微放大,那熟悉的面孔也是在下一刻,突然出现在乾隆的视线当中。

“宋清!”乾龙微微一愣。

再往远处看去,一个身穿白色 魔武袍,却是满身血污,面容帅气却是异常狰狞的青年人,出现在那视线尽头。

而此刻那宋清也是微微抬头,两人的视线瞬间就碰在一起。

“乾龙!”

宋清微微一愣,旋即目光一移扫向旁边的九儿,阴沉的表情立即变的丰富起来。

“贺兰九,九儿!你怎么在这!你怎么和这个臭小子在一起!”

宋清话音刚落,其身后也是人影闪动,十多名身穿红色 魔武袍的魔者接连出现在宋清身后,而他们看到九儿表情,却是和宋清一样精彩。

在青衫镇谁不知道这荷兰家的贺兰九,是宋清从小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但同样人人皆知的事,指腹为婚那是两大家族的太爷爷一辈定下的,如今两位老祖宗已然去世,贺兰老爷子确实对宋清的品性极其不满。

而九儿也是十分讨厌这个性情高傲的宋清,对宋清往往是视而不见,这在宋清心中埋下了一枚炸弹,如今,宋清竟然看见乾龙竟然和自己的未婚妻,出现在这深山老林中,一股邪火窜上了头脑,旋即怒喝道:“臭小子,谁叫你接触我们家九儿的,你想死吗?”

可没等乾龙说话,九儿却是眉梢一挑,娇喝道:“什么叫你家九儿,谁说我是你家的,再说了,我不喜欢你,我愿意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

“放屁,咱俩可是指腹为婚!”

“谁说的让谁嫁给你去!”

乾龙躺在轮椅上淡淡的接上话,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九儿闻言也是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只有那宋清,脸上阴霾的都能滴出水来,阴森的目光盯着那瘦小的乾龙冷笑道:“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惹起我来了!”

气氛在这一刻凝固,一股火红色的魔力在宋清体表翻腾不已,那手中的折扇也是紧紧握紧,九儿见状连忙拦在乾龙身前,娇喝一声:“宋清,此时与他无关,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又怎样,这个废物,前几天没杀死你算你走运,今天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你。。。必死无疑!”宋清缓缓的抬起头,狞笑道:“拦住贺兰九!”

唰!

话音落下,宋清身后人影闪动,一股凶悍的气息陡然爆发,壮硕的身影也在下一刻闪现在贺兰九身边,硕大的拳头带着火红色的魔力猛然砸向九儿。

而九儿也在这一刻,身形向后一闪,躲开了这一击。

“魔战高手!你是宋晨!”

乾龙眼神一凝瞬间认出了出手的人,宋晨,宋清的表哥,也是宋家为数不多的魔战高手之一,常年在青衫镇周围猎杀魔兽,虽然同是一星魔战,但身手却不是这九儿能比得了的。

莫要说拦住九儿,就是正面击败九儿也花不了多长时间,想到这,乾龙也是心头一沉,而下一刻,宋清那阴霾的面孔已然出现在乾龙面前。

宋清瞬间就将乾龙的轮椅单手提了起来,其身形一动,变闪掠到这九岳大峡谷的边缘之处,乾龙就被那宋清凌空拎到了万丈深渊的上方。

“宋清,你好本事!”

乾龙淡淡的看着一片漆黑的深渊,漆黑的眸子中没有一丝的慌乱。

“宋清,你放开他!如此欺凌一个毫无反击能力的人,你妄为魔灵强者!”九娇喝一声,身形连续闪动,却无法突破宋晨的防线。

戏虐的看着两人,宋清冷笑一声:“随你们怎么说,本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轮不到你管!”

“有什么遗言?”

宋清淡漠的盯着乾龙,就如猫戏老鼠一般,可乾龙却没有出现任何的慌乱,漆黑的眸子冷冷的盯着宋清,平静的声音缓缓吐出:“如果我不死,我会成为你的梦魇!”

转过头来,乾龙盯着九儿微笑道:“九儿你对乾龙的恩,乾龙记在心中,在强调一点!”

乾龙话语微微一顿,眼中也是放出一丝异彩,旋即猛喝一声:“九儿。。你很美!!!”

“该死!你给我去死!”

宋清面色一冷,旋即那手臂高高扬起,猛然下挥,乾龙如陨落的流星一般被甩进了深渊,深渊之下如同恶魔一般的声音缓缓回荡:“如果我不死,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不!!!宋清你个畜生!”九儿怒骂一声,趴在崖壁上浑身颤抖,眼泪也是不自然的流了下来,虽然九儿对乾龙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但其善良的性格却让她感觉自己对不起乾龙,乾龙的死在某些方面,自己也脱不了关系。

“哼!一个废物而已!”

宋清一挥袍袖,带着宋家的人转身离去,只留下泣不成声的九儿。

而此刻乾龙却并没有死,黑暗中急速下降的速度让乾龙感到阵阵头晕,毕竟乾龙的身体有着天生的缺陷,感受着自己那短小四肢不停挥舞,乾龙自己都有种想笑的感觉。

可他却笑不出来,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将何时会死。

仍然在下落。

“这个该死的大峡谷到底有多深。”

乾龙嘟囔着,抬头看着那已成为一条细线的上空,再看看自己身下那依然黑暗的空虚,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而闭上眼睛的一瞬间,一股强烈的召唤感自峡谷深处传来,那种召唤感让乾龙心跳加速,那种深入骨髓的召唤感让乾龙的双眼陡然睁开。

“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黑暗中无尽的风声,还有的就是那乾隆兴奋的呐呐自语,在黑暗中回荡。

小说《魔焚乾坤》 第2章 贺兰有女贺兰九 试读结束。

流惠丶小可爱点评:

《魔焚乾坤》这本书真的很好看,独特的思路,细腻的文笔,绝对佳作。关键是描绘的那种精神,值得一看!

魔焚乾坤章节试看:

星优客阅读最新小说

  • 以你为名的温柔 以你为名的温柔
    夏城曾有段豪门秘闻被人当茶余饭后的谈资。出身卑贱的凉喻凭借自身美貌,费尽心机成了夏城首富陆先生的心尖宠。她明知陆先生有未婚妻,却仍恃宠而骄欠下千万巨债!她明知陆先生最恨背叛,却和其他男子卷款私奔!世人唾弃她,诅咒她不得好死!可,陆先生还是宠她。后来,这个人人唾弃的女人突然消失了,陆先生将整个夏城翻遍也没找到她,直到某天,陆先生终于在郊外陵园找到她的墓地……墓碑上的黑白照是她18岁那年拍的,好友说:“她走得突然,遗照都没来得及拍,只能拿这张毕业照重新调了个色。”那天,陆先生找到了他的阿喻,但他再也听不到她的阿喻唤他:阿故。她死了,只留下一所崭新的孤儿院。陆先生说:世人欠阿喻一个道歉,而阿喻欠我一个解释。从此,陆先生的世界只剩一片灰暗。四年后,陆先生遇到一个叫温喻的女孩,她生得一双和凉喻相像的眼眸,是完全陌生的另一个人,却唤他:阿故。那一刻,陆先生的世界又亮了……...

    其它

  • 冷冰冰的叶少夜里又来哄媳妇了! 冷冰冰的叶少夜里又来哄媳妇了!
    她被前任抛弃的时候他笑的最欢快,她觉得他很缺德。她买不起衣服被导购嘲笑,他突然出现买下了整个商场,她觉得他很土豪。看着前任秀恩爱,她眼红嫉妒,他干脆对她跪地求婚,让满大街的人都眼红嫉妒她,她觉得他很帅。她被人陷害,自己都没搞清状况,他分分钟钟帮她洗清罪名,她觉得他人还不错,可是当他抓了她最好的朋友威胁她嫁给他时,她掀桌了“先生,你到底哪位?咱们不熟吧!”他拿着闪瞎眼的钻戒傲娇:“嫁给我,就熟了。”“”...

    作者:秦双现代言情

  • 傅少的小祖宗又逃了 傅少的小祖宗又逃了
    被逼嫁给传闻中身患隐疾的男人,外界都在笑话夏蕾守活寡。可只有夏蕾知道,传闻有多不可信!“傅泽尧,说好的不能人道呢?”“老婆,我只对你行!”...

    作者:紫鸢现代言情

  • 农门玄医:福运娇娘会旺夫 农门玄医:福运娇娘会旺夫
    玄医传人苏翎一朝穿越,就面临被卖去勾栏的尴尬境遇,被迫成为农户妻。二十五岁的夫君,能文能武,却不考科举。毁容瘸腿的小姑子,行为古怪的公公爹,到处都透着古怪。苏翎制盐,行医,囤地,造纸……花样百出,奋力发家致富,还钱走人。谁知道便宜夫君身份不简单,一遇风云变化龙,不准她走了……失去体贴,强势将她双手按在墙壁上,亲了又亲,霸气宣告。“我就是要你记住为夫,记住我吻你时候的感觉!”...

    作者:紫苑朵朵穿越重生

  • 科举!抱爹地和夫君大腿当纨绔 科举!抱爹地和夫君大腿当纨绔
    李冉:“小玖,你穿越后的理想是什么?”薛雯:“做纨绔!”李冉:“你爹是农民哦,纨绔不是你能想的,换一个吧。”薛雯歪着小脑袋认真思考,“那就让爹爹考状元,我再当纨绔。”李冉红着脸说,“考科举要十多年呢,我有一个最快的办法哦。”“什么办法?”“你嫁给我。”……老实巴交的庶子爹爹为了贴心的小棉袄发奋苦读。祖母打压,大伯算计,二伯搞破坏。薛雯要防祖母,防大伯,防二伯,还要防备小捣蛋鬼李冉占便宜。为了爹爹能考中,薛雯使出浑身解数……...

    作者:芋泥小盒穿越重生

  • 全家穿越!靠养猪生崽暴富养夫 全家穿越!靠养猪生崽暴富养夫
    崔小雨做梦也没想到,爸妈离个婚,他们一家三口就穿越了!好家伙!刚来就烧炭自杀!屁股还没坐热,隔壁村王瘸子就上门要彩礼!老实巴交的中医爸爸变成了人人喊打的二流子!时髦女强人的妈变成了意外怀孕留村的知青!而作为男频编辑的她,被亲爸开了三百的高价卖给瘸子当童养媳!欠了一屁股外债,嘴里啃着窝窝头,老泪纵横往下流!啥?爷不疼,奶不爱,二叔还上门讨要生活费?横幅拉开,伸手把脉!爸爸中药医学传遍世界!护肤美容,设计服装!妈妈重操旧业引领潮流!而她摸索了半天,从自带空间里掏出一本手下作者的《母猪产后指南》!气冷抖!重生七零,且看她如何靠养猪发家致富!带领全家开启幸福生活!不知不觉,身后跟了个身高腿长颜值爆表,行走的人间荷尔蒙,“宝,约吗?我准备好了!”...

    作者:pavel最讨厌吃早饭都市情感

  • 新婚夜,残疾大佬站起来亲了我 新婚夜,残疾大佬站起来亲了我
    【团宠】【萌宝】【马甲大佬VS残疾大佬】她被继母亲爹亲手送上慕时年的床,扔下66块钱之后逃之夭夭。一别六年,她带着三个宝宝高调归来,誓要复仇。却不想她的慷锵复仇路,突然杀出个男人,对她龇牙咧嘴,穷追猛打。幸亏三个萌娃天赋异禀。大宝贝:佣兵天才。“欺负我妈咪者,死翘翘!”二宝贝:黑客天才,五岁拿下世界黑客排行榜no.1的宝座。“我会让你们没有秘密!”三宝贝:神医天才。“你有罪,我有药,嘻嘻,吃吗?!”……慕时年表示:“你们都是我的崽,快把你妈拐回来!”...

    作者:小青总裁豪门

  • 病娇大佬的饲养员,超难哄! 病娇大佬的饲养员,超难哄!
    【闪婚+绝宠高甜+男主腹黑略偏执+女强虐渣+马甲,超A+穿书逆袭+年下,大叔】打工人南绵一朝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虐文里的炮灰女配。面对“我只是犯了这个世界上任何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对两个女人同时都动了心”的渣男语录。南绵果断选择一脚踢开渣男,找个又美又妖,身材还超棒,对她还会嘘寒问暖的男人过上真香生活。为了养家糊口,成为一名合格的饲养员,南绵起早贪黑,疯狂掉马甲。却不知道她老公才是真正的大佬。白天随意一谈就是几百亿的生意合作,晚上却又狼又奶与她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体力不支的南绵第二天扶着腰严重警告男人:一个星期不许进房间。男人用温柔到骨子里的语气答道:行,客厅我也不介意。...

    作者:六小怂总裁豪门

您的位置 : 星优客阅读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魔焚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