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歌趁年少免费小说,狂歌趁年少无弹窗—星优客阅读

狂歌趁年少

狂歌趁年少

时间:2021-03-13 06:13:02 分类:都市情感 来源:微小宝 作者:洛水河图

《狂歌趁年少》是一篇非常好的都市情感小说,洛水河图为大家带来的故事:火爆冷傲,只是她生活中的一面,真正的翎芝,冷酷残暴,甚至带着一丝血腥,冷静的心态跟素质,都是一个真正的战士所必备的,武警战士,也分很多种,而她,就是来自华夏最神秘的飞龙小队之中的一名核心成员。 苏晨也已经知道,翎芝之所以没有打电话给师叔的原因了,她在拿自己做一次生命的赌注。同时,生死一线间,更有可能赔上他的性命。所以说,真正的赌注,是苏晨。苏晨的确很生气,因为如果他不是这三个人的对手,那么他们两个一块完蛋,换句话说,在最危难的时候,翎芝选择自救的方式,让苏晨有些难以接受,这是拉他下水。

狂歌趁年少第10章试读

  第十章出鞘剑,杀气荡!

  有杀气!

  凭借着敏锐的感知,苏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来自地下停车场深处的一股杀气。

  “不好,翎芝有危险。”

  危急时刻,苏晨顾不了那么多了,拉起翎茵便是冲向停车场深处,仓促的脚步声,不止翎芝一个人听到了,微不可闻的声音,苏晨也听到了。

  翎芝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因为有两个人已经靠近了自己抓住的那辆丰田越野车,紧贴在车底盘上的翎芝,双手已经麻木了,因为怕被发现,所以从给苏晨打完电话到现在,大约八分钟的时间,整条手臂都动弹不得了。但是敌人却不会给她一点机会,一记鞭腿直接从越野车下横扫而去,翎芝顺势滚落,一脚踢在了车轮之上,膝盖弯曲,借势弹出了四五米,瞬间站起,冷视着那那三个虎视眈眈的黑衣人。

  “交出飞龙小队的名单,我饶你不死。”

  为首的黑衣人横刀立马,站在翎芝身前,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听的苏晨直皱眉,鸟语他听不懂,这时候他跟翎茵也赶了过来。

  三个黑西服的外国佬,人高马大,比苏晨还要高,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的身手更是敏捷,没几个回合,翎芝就败下阵来,如果是当初她的腿没有受伤,或许结果会好一点。

  鲜血顺着翎芝的胳膊缓缓淌下来,滴在地上,借着昏暗的应急灯光,六道身影被拉的老长,在阴森的地下停车场,愈加诡异。翎芝咬着牙,后背跟肩膀都被重创。这三个人是美利坚51区的特派员,实力强横,就算是对上一个,翎芝都没有必胜的把握,三个,就等于宣判了她的死刑。

  她没想到苏晨会把自己的妹妹也带来,她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这个来历神秘的男人身上,未尝不是一种赌博,母亲的实力的确比自己强,但是也绝不是这三个人的对手,一旦失败,有可能就是母女双亡!所以她抓住了苏晨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因为她当初试过苏晨的功夫,这家伙不但对付自己游刃有余,而且不显山不露水,那时候,翎芝就知道苏晨绝非等闲之辈。

  火爆冷傲,只是她生活中的一面,真正的翎芝,冷酷残暴,甚至带着一丝血腥,冷静的心态跟素质,都是一个真正的战士所必备的,武警战士,也分很多种,而她,就是来自华夏最神秘的飞龙小队之中的一名核心成员。

  苏晨也已经知道,翎芝之所以没有打电话给师叔的原因了,她在拿自己做一次生命的赌注。同时,生死一线间,更有可能赔上他的性命。所以说,真正的赌注,是苏晨。苏晨的确很生气,因为如果他不是这三个人的对手,那么他们两个一块完蛋,换句话说,在最危难的时候,翎芝选择自救的方式,让苏晨有些难以接受,这是拉他下水。

  不过,苏晨并没有纠结于翎芝的企图,现在必须要让翎芝跟翎茵全身而退,才是最关键的,因为自己承着师叔一份情,他必须要保住翎茵姐妹二人。苏晨从来都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生死攸关,他比翎芝更加冷静。

  “姐姐。”翎茵脸色难看,危急时刻,她并没有害怕,而是怕姐姐独自一人承担,那不断滴落的鲜血,刺激着翎茵的感官,就连声音都有些嘶哑。

  “想要飞龙小队的核心名单,门都没有。”

  翎芝看了苏晨与翎茵一眼,咬牙说道,她说的汉语,显然这几个人能听懂。

  “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这两个是你搬来的救兵?呵呵。很好,那就一起下地狱吧。”

  德姆斯冷笑一声,浑身煞气让人不寒而栗,深陷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苏晨跟翎茵。

  “苏晨,为什么要带我妹妹来,快走。”

  翎芝不想自己的妹妹也跟着卷入其中,那样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待会带着你姐姐赶快离开。”苏晨在翎茵耳边低语,翎茵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就算是翎茵实力不俗,但这三个外国佬,更是强的离谱,苏晨一个人,能行吗?

  “那你……”翎茵怕苏晨留下来,也无济于事,反而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别管我,待会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我自有脱身之术。”苏晨再次说道。

  “我知道你们几个外国佬能听懂我说话,入乡随俗,给我说汉语,别在那屋里哇啦的,老子听不懂。”

  苏晨拉着翎茵的手,换换的贴近翎芝,翎茵没有拒绝,软若无骨的小手,在苏晨手中,仿佛相当的安全。

  “不管你是谁,今天都必须得死,只要她不交出飞龙小队的名单,你们三个,全都得去见撒旦。”

  德姆斯用操着一口蹩脚的汉语,淡淡的说道,三个人,在他眼里,已经是死人了。就算翎芝交出飞龙小队的名单,她们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够狂,只可惜你面前站着一个比你更狂的人,今天你要杀我们三个,恐怕有点难度。”

  苏晨撇撇嘴,不以为然,淡定神闲,泰然自若的表情,让翎芝更是摸不准苏晨的想法。

  “苏晨,你……”翎芝说道。

  “不想死就闭嘴,你们两个先走,别回来,能跑多远跑多远,总之今晚上别回来。”

  苏晨冷漠的声音,让翎芝的心没来由的一颤,他是在生自己的气吗?翎芝苦笑一声,那一刻,生死攸关,她没有任何办法,苏晨是她唯一有机会一搏生死的赌注。

  “对不起。”翎芝深吸了一口气,不断的喘息着,伤势严重,不可能有再战之力。

  “下一次,记住不要太自私,做人要有底线。走!”

  苏晨淡然一笑,但是在翎芝看来,却充满了讥讽的味道。

  翎芝惨笑一声,怔怔的看着苏晨,无言以对。

  “快走,姐姐。”翎茵拉着翎芝,向后退去,姐妹二人一脸内疚的看着苏晨,不过苏晨却并没有回头。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德姆斯冷笑,身手如电,直接奔腾而去,企图越过苏晨,擒拿翎芝。不过苏晨会在这束手就擒吗?他的目的很明显,拖住德姆斯,给她们姐妹制造逃跑的时间。

  苏晨身体格挡,拦住了德姆斯前冲之势,但是他却被震退了十余步,一口逆血喷了出来,另外两人也是迅速跟上,三大高手围攻苏晨。

  苏晨一招败退,被德姆斯震吐血,翎芝的心里咯噔一声,翎茵也咬着牙,眼中含泪,苏晨之恩,她们一辈子都不敢忘!不过翎芝姐妹对视一眼,都没有继续拖延下去,她们知道,再犹豫下去,就等于拖延苏晨的生命。

  “不知死活的家伙。”德姆斯眼神阴柔,三人围攻之势,让苏晨全无招架之力,不到十招,苏晨就已经败下阵来,但是三人却被他死死黏住,根本无法脱身。诡异的一幕,让德姆斯心中升起一丝不安,绝不能让翎芝再一次跑掉,51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挖出翎芝的身份,让她逃掉的话,华夏茫茫人海,到哪去找?

  直至翎芝二人跑出地下停车场,苏晨再度被德姆斯一拳击退,胸口之上,一片淤青。德姆斯从军靴上取出一把一尺来长的***,准备给予苏晨致命一击。

  苏晨踉跄着起身,狠狠的吐了一口鲜血,看了一眼身后,翎芝姐妹已经消失。

  “打够了?现在该我活动活动筋骨了。老虎不发威,拿我当病猫。”

  苏晨扭了扭脖子,嘴角竟然带着一抹阴森的笑意,德姆斯顿感不妙,这小子有古怪。

  刚才苏晨之所以没有全力施威,一方面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想给翎芝一个教训,让她反省一下,而现在,整个地下停车场,只有他们四人。

  “迅速出手,不留活口,迟恐生变。”德姆斯感觉苏晨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

  另外两人也是迅速取出***,严阵以待。

  苏晨一打响指,藏剑术现,一点寒芒,雕龙长剑,紧握在手,直指德姆斯三人。

  剑已出鞘,杀气震荡,德姆斯三人眼中寒光一闪,心中威凛,这气势,这剑,都让他们感到震颤!

  “男儿当杀人,你们应该庆幸,今天是我第一次杀人。”苏晨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笑容,德姆斯三人瞬间出手,夺势而来。

狂歌趁年少第11章试读

  第十一章杀人红尘中,脱身白燕里!

  “不好,快退!”

  德姆斯沉声说道,三人以退为进,奈何苏晨的剑实在太快,一个闪烁的瞬间,那柄寒芒乍现的雕龙长剑,便是夺命而来。长剑所向披靡,剑势惊人,德姆斯感觉到自己遇到了一个魔鬼,这个家伙刚才分明是装出来的,以他三人之力,断然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他心中的第一想法就是逃。

  “逃得了吗?”

  苏晨喃喃道,身影交错,快若疾风,在德姆斯三人看来,只剩下残影,想要还击,都是千难万难,苏晨手中长剑一震,兵乓之声响起,德姆斯三人的***,直接被削断,德姆斯脸色大变,手无寸铁,只能为人鱼肉,况且他之前小看了这个华夏青年,却不想竟惹来杀身之祸。

  苏晨从德姆斯的眼中已经看出了退意,岂会让他们得逞?速战速决,不留半点祸端。虽然今天是苏晨第一天杀人,但是他没有半点惧怕,跟生活在现代大都市的人不一样,他吃的是粗糠青菜,读的是四书五经,骨子里有股古人的杀伐之风,男儿自当征战沙场,杀敌万千,才能找到属于他的风采。而且眼前这几个人都是见不得光的人,杀之无患。

  雕龙长剑在苏晨手中来去自如,一点寒芒,贯穿左右,苏晨脚步一踏,回首一剑,一个外国佬便是倒在了血泊中,德姆斯与另外一个人心神一震,这个家伙实在难缠。不过今日只能拼死一搏了,他们并不是怕死,而是死在这个人的手中不值。偷鸡不成蚀把米,没能得到飞虎小队的花名单不说,还搭上了几个精英的性命。

  “剑出鞘,必染血。杀人红尘中,脱身白燕里,今日就拿你们这几个外国来祭剑。”

  苏晨冷眸一闪,漆黑的地下停车场,成为了黑夜的面纱,两个外国佬实力的确不俗,但是跟他比,小菜一碟,这几个人的水平,甚至连大师姐都不如。苏晨轻身一跃,残影连连,德姆斯根本难以分辨,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

  德姆斯眼中寒光一闪,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再快,你能快的过子弹吗?德姆斯从后腰掏枪的一瞬间,苏晨长剑已落,仿佛算准了德姆斯的动作,手起,剑落,枪碎,人亡。

  最后一个人欺身而至,企图对苏晨造成贴身打击,苏晨脚步一滑,一记回马枪,长剑刺破对方的脖颈,一剑封喉。

  德姆斯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直到死去的那一刻,他都没有看清这个华夏青年是如何挥剑的,枪口被削断,三根手指落地,胸前一道长痕,死不瞑目!

  苏晨吐了一口血,这是他之前装出来的,为了瞒过翎芝二人,就算是知道自己杀了这三个特务,也要付出点代价,让翎芝跟翎茵看着心疼一番。苏晨嘿嘿一笑,这战场自然不用他收拾,明日一早翎芝自然会善后。

  看着地上那几摊血迹,说不恶心是骗人的,苏晨毕竟是第一次杀人,没有叽哩哇啦吐一地,已经属实不已了。

  “他娘的,杀人还真不容易。”苏晨有点胸闷,这一夜,注定成为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杀人红尘中,脱身白燕里,真有那么容易,他就不是苏晨,而是神了。有些东西,注定要经历,才会成长,除非他天生就是一个屠夫。

  苏晨上了楼,洗把脸,才给翎芝打了电话,是翎茵接的,她已经把姐姐送到了市医院。翎茵接到了苏晨电话之后,两姐妹悬着的心,才算是彻底放下。此时已经过了凌晨,苏晨想了想,还是下楼打车去了医院,反正自己在家里也睡不着。毕竟今晚发生的事情,非比寻常。

  苏晨来到医院之后,翎茵正守在姐姐身边。

  “你来了?你没事吧,苏晨,有没有受伤。”翎茵赶忙问道,颇为关心,毕竟苏晨九死一生,都是为了她们姐妹。

  “受了内伤,恐怕短时间内无法做剧烈运动了。”

  苏晨淡淡的说道,看了一眼翎芝,她也一直睡不着,记挂着苏晨,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她做的不对,她甚至不敢去跟苏晨对视,听苏晨说受了内伤,心里更加内疚。尽管已经脱离了危机,可她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对不起,苏晨,我……”

  “好了,不要再说了,都过去了,我也不想追求什么责任。你妈妈是我师叔,也都不是外人,不过停车场那三具尸体,恐怕你得叫人收拾一下。”

  苏晨耸耸肩说道,再跟翎芝继续纠缠下去这个问题,也没什么意思。

  “什么?你说……那三个人全都死了?”

  翎芝心神巨震,那三个人的实力如何,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要杀那三个人,就算是他们老大亲自出手,也未必有必胜的把握。

  “你杀了那三个人?”翎茵也是眼神复杂的看着苏晨,难以置信。

  “别这么看着我,是个高人,我也不认识,凌空而降,救了我,使的是一柄长剑,削铁如泥,就连那个带头的枪都被他削断了。如果不是他,恐怕我也凶多吉少了。”

  苏晨一脸严肃的说道,说的有板有眼。不过翎芝还有些半信半疑,难道真不是他出手杀了人?

  “你手上还有伤,我去找护士帮你包扎一下。”

  翎茵没有继续多问,苏晨有没有本事杀那三个人,不关她的事,但他救了姐姐,却是真的。况且本来她就对苏晨印象不错。

  翎茵跟苏晨出去之后,翎芝就拨通了一个电话。

  “小五,去我家那所小区的地下停车场,有三个人劫杀我,被干掉了,帮我调查一下,那三个人是怎么死的。”

  “怎么样,你没事吧?翎芝姐,我要不要告诉老大,他如果知道——”

  “别多嘴,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另外通知下属部门去做就好了,短时间内,小心一点,51区可能在寻找我们的踪迹,一年前那场抢劫,他们或许已经知道是我们干的了。”

  说完,翎芝便挂断了电话,她不是怀疑苏晨,而是要去了解事情的真相,谁杀了人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三条外国狗已经死在了华夏,事情绝不会就此罢休。

  医务室之中,值班护士正在睡觉,翎茵没好意思叫醒她们,就自己拿起碘酒跟纱布,帮苏晨消炎包扎,虽然包的很难看,但苏晨却很开心,尤其是她认真包扎的时候,样子很可爱,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就连打个结,都是兔子结,滑稽讨喜。

  “你傻笑什么,我包的不好,你也不用表现的这么直接吧。哼哼。”

  翎茵小嘴一翘,像是生气了一样。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你看这兔子结,多好看,我恨不得右手也受伤了,让你给我包一对。哈哈。”

  苏晨赶忙说道,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他知道眼前的翎茵,对自己的吸引有多大,虽然不是纵横花丛的高手,但他知道男儿所求。

  “就你会说,好了,饶你一次。你受了伤,都是因为姐姐,她以前一直都那么危险,自从退役了之后,生活刚刚恢复平静,没想到却又被打破了,以前母亲曾经不止一次偷偷的落泪,我知道都是因为担心姐姐的安危。”

  翎茵感叹着说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之所以跟苏晨说这些,就是完全没把他当作外人,况且救了姐姐一命,这是天大的恩情。

  “那你就没想好怎么感谢我啊?”

  苏晨笑眯眯的说道,有些人注定不会平凡,而有些人是注定不想平凡,他跟翎芝属于同一类人,都属于后者。

  “你要我怎么谢你呢?”翎茵笑容可爱,嘟嘟嘴说道。

  “要不然以身相许吧,说不定我会考虑考虑。”苏晨一本正经的说道,翎茵俏脸顿时绯红,冷哼一声。

  “没正经的,要以身相许也是我姐姐,要不我帮你问问她?嘿嘿。”

  “打住!你姐姐是母老虎,武松都降不住,你这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苏晨哭丧着脸,逗得翎茵咯咯直笑。

  “你把我姐姐当成什么了,她可是当世花木兰,追她的人排队也得排到后街去。”

  “我这人从来不喜欢排队,喜欢插队。”

  “不跟你闹了,我得去看姐姐了,要不你早点回去休息吧。”翎茵说道。

  “好。你也好好休息,别照顾你姐姐,把你累坏了。”苏晨关切道。

  “嗯,谢谢。”翎茵脸色一红,转身离开了医务室,回到了姐姐病房。

  “真的不是他,那三个人死的实在有些蹊跷,全是被用剑高手一剑杀之,就连枪也是顺势斩断,可苏晨哪来的剑呢?看来果然另有其人,难道是他背后还有什么人不成?”

  翎芝喃喃道,不过想不通也就不再继续浪费脑细胞,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左右现在自己也是一个‘废人’,跟飞虎小队不再有半毛钱关系。

  正当苏晨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却听到走廊传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面色严正的中年男子推着一个年过七旬的老者,神色慌张,尽管那张布满威严的面孔依旧威势十足,但是在面对老父亲病危之难,也同样有些不太自然。显然,这个男人绝对是一个身居高位的人,那种不怒自威的神态,就让寻常人压力倍增。

完本试读结束。

半双大叔点评:

《狂歌趁年少》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狂歌趁年少章节试看:

星优客阅读最新小说

  • 皇后在现代:本宫是豪门 皇后在现代:本宫是豪门
    在古代母仪天下二十年,苏蔓瑾一睁眼,竟然成了现代不受宠的豪门太太!呵!说她上不得台面?谁有她皇后礼仪周到端庄大气?说她头发长见识短?谁有她皇后见多识广秀外慧中?说她没才艺?谁有她皇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说她土包子?谁又比她皇后更可以引领一个时代的新潮?她一来,小三小四立刻被秒成渣渣,不值一提——看她蔓瑾皇后如何手撕小三,发家致富,在现代混的风生水起,顺便,朝她那个出轨渣男老公丢出一纸离婚协议书——“你,被本宫休了!”可那男人竟然死皮赖脸化身护妻舔狗是怎么回事?“既然娶了,本夫必定从一而终,想离婚,除非我死!”...

    作者:枯叶蝶总裁豪门

  • 重生之总裁的特工娇妻火遍全球 重生之总裁的特工娇妻火遍全球
    一场阴谋,秦歌笙被人从乡下接回帝都,被迫替嫁给病入膏肓的沈家少爷沈括。人人都等着看笑话,殊不知这位大佬却把她宠上了天。说好的病入膏肓呢?那个身强体壮、高傲妗贵的男人是怎么回事?沈括:抱歉,我夫人是乡下来的,不懂事,你们不要欺负她。随着秦歌笙的小马甲被扒下来,露出了一个个令人闻风丧胆的身份。众人怒了:说好的乡下丫头呢?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作者:柳依依现代言情

  • 天降三宝:团宠妈咪是大佬 天降三宝:团宠妈咪是大佬
    两次都糊里糊涂落地被同一个女人设计。权势滔天的龙骁霆差点崩溃。他发誓要抓住她,结果又被打脸了。五年后,大宝找上门求抱抱:妈咪,爹地嫌我丑,因为我长的像你!...

    总裁豪门

  • 五公主她开挂虐渣了 五公主她开挂虐渣了
    天生绝脉?注定废物?温海棠不信这个邪。她穿越而来,带着系统逆天改命。驭灵兽,炼灵丹,绝色美男送上门来.....温海棠不信命,她偏生要成这九州大陆上最让人羡煞的存在。...

    作者:胖猫儿玄幻奇幻

  • 重生后,薄太太又甜又撩 重生后,薄太太又甜又撩
    上一世,慕浅浅被渣男算计,死不瞑目。重活一世,刚睁眼,看到云城第一浪荡子——薄靳晏,正在对自己做人工呼吸。传言薄靳晏是个绝世渣男,换女人如换衣服,成天游手好闲,人人避而远之。可唯独慕浅浅知道,这人有着天纵之资!慕浅浅,“薄少,亲了我就要对我负责,或者我以身相许也行。”薄靳晏,“慕小姐脑子有病就去治。”慕浅浅,“我是病了,但得的是相思病,薄少是我的解药。”薄靳晏,“慕小姐对待感情,不是很专一么?怎么看起来,比我更像个海王?”慕浅浅,“我对你,情之所终!”...

    作者:清歌渺渺现代言情

  • 丑千金变身 丑千金变身
    【女主第一美,虐渣+宠文】【1v1双洁、团宠马甲、甜燃爽!】她叫夏婠婠,是盛夏集团大小姐和继承人,是夏家在痛失爱女之后,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孩子。...

    总裁豪门

  • 重生帝妃之复仇 重生帝妃之复仇
    白嚣仙尊的动向,注定是尘缘大陆的劫,隐藏的仇恨、使命,揭露人对爱情、亲情、友情的奋斗;四个强大的国家,等待千阙舞去发现、扩展无尽财富。...

    穿越重生

  • 替嫁新娘:亿万老公深深宠 替嫁新娘:亿万老公深深宠
    【替嫁+爽文+虐渣+高甜+甜宠】钱冉回钱家那天,顺手救了个样貌俊美的男人,谁知对方说要以身相许……娶她?三天后,她替嫁冲喜。新郎竟是她顺手救下的男人?醒来就要退婚?她一脚踹开门质问:“新婚之日,你要退婚?”墨琛才知道新娘被换了,激动的心花怒放:“打死我也不退!”众人嘲笑钱家大小姐乡下长大,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直到她马甲一爆在爆,才知道自己眼睛有多瞎!神医药剂传人是她!博学宛接班人是她!金牌作曲人是她!服装首席设计师还是她……甚至还摇身一变,成了京都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墨家少夫人!...

    古代言情

您的位置 : 星优客阅读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狂歌趁年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