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巫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星优客阅读

妙手巫婿

妙手巫婿

时间:2021-02-07 23:25:50 分类:都市情感 来源:微小宝 作者:简单醉

《妙手巫婿》是一篇非常好的都市情感小说,简单醉为大家带来的故事:昨晚从柳秋飞这里拿走符咒后,梁言就直接给州首送了过去,好说歹说让州首将符箓贴在了门顶,也确实起到了效果。 州首的女儿不再做噩梦了,早上起来整个人的气色看上去也好了许多。 可就在快临近中午的时候,却出了怪事。 州首家里的大厅吊灯无故掉落,砸死了女儿养的一只英短蓝猫,大厅里一片狼藉,地上淌着鲜血,而那张符箓也从门顶上飘落,裂成了两截。

京都大少?-简单醉

“装神弄鬼!”

  吴景明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这是什么东西?”

  吴景明的同伴讥讽道:“哈哈,也许是收买吴少你的银行卡吧。”

  “本少什么时候差过钱?我要的是你的女人和一只手,知道吗?”

  吴景明一脸不屑的扫了一眼手里的东西。

  可就这一下,他的身体却猛然一震。至尊两个字,像是针扎一样,刺入吴景明的眼睛!

  金雅商会至尊卡?

  他难以置信的审视着手里的卡片,将其翻来覆去的看着,想要找出一丝端倪,结果却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吴景明瞬间吓得冷汗直接从脸颊两侧滑落。

  柳秋飞拿起桌上的一瓶红酒,为自己倒了一杯:“怎么?吴理事不认识?”

  “这……这……”

  吴景明拿着卡片,有些不知所措,左手腾右手,右手腾左手,接着手忙脚乱地塞回柳秋飞手里。

  金雅商会至尊卡,代表着金雅商会的绝对权威,只有三位会长、副会长才能拥有,而这张卡片的编号是“二”,正是吴俊雄所属。

  吴俊雄能把这张卡片交给柳秋飞,说明对其极为看重。

  而自己和吴俊雄那点无足轻重的远亲关系,在这张至尊卡面前,连屁都不是。

  只是吴景明想不明白,柳秋飞这么年轻,又没什么能耐,怎么就能获得吴俊雄如此信任与看重?

  难道是捡的?又或者偷的?

  吴景明不死心,于是立刻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但很快,他就湿透了后背。

  吴俊雄只有一句话,柳秋飞是他的恩人,也是他尊贵的客人。

  这一句话虽然说得平淡,但吴景明的脑子里却一下子想到了很多东西。

  因为能让吴俊雄称为恩人和贵客的,除了那些超级大佬,恐怕也就只有从京都来的大少,而柳秋飞的年纪显然不可能是前者。

  也就是说,柳秋飞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京都大少。

  这样一来,也就解释得通为什么他行事如此霸气,敢不问自己的身份就直接大耳刮子伺候,因为在这江海市还没有谁能被他放在眼里!

  至于上门女婿,恐怕也就是这位大少的一个恶趣味罢了。

  吴景明一想到自己得罪了来自京都的大少,瞬间感觉天旋地转,直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全场震惊!

  “柳先生,不,柳少,对不起,我有眼无珠,没能认出您这尊大佛,您大人有大量,求您给我一条生路吧。”

  “求您了……刚才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吴景明啪啪地给了自己十多个耳光。他知道,如果柳秋飞不满意,自己的小命恐怕就难保了。

  毕竟对于京都的大少而言,自己的性命不过蝼蚁一般,想捏死也就捏死了,根本不会有任何纠结与麻烦。

  餐厅里不少顾客的嗓子干涩的快要冒烟了,他们从没想过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沐灵儿也有一丝惊诧,没想到柳秋飞随手扔出的东西,竟然能让骄纵的吴景明直接跪下。

  实际上就连柳秋飞自己也有些讶异。不过要是让他知道,吴景明脑补出他是京都大少,一定会哭笑不得,觉着这家伙不去当个小说作家都可惜了。

  吴景明的同伴懵逼了,其中一个长着网红脸的女生拉着吴景明喊叫:“吴少,你这是怎么了?你为什么要给这种窝囊废下跪啊?”

  “窝囊尼玛!”

  吴景明转身一巴掌打翻女生,还狠狠地踹上了两脚:“再特么敢诬蔑柳少,老子弄死你。”

  此时的吴景明吓得尿都快出来了,在这危急关头,再冒犯柳秋飞,简直就是作死。

  女网红很快鼻青眼肿,瘫倒在地上委屈不已。

  “柳少,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吴景明不断地磕头乞求,“求您了,给我一条生路吧。”

  “嫂子,真的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会想办法弥补你公司亏损的。”

  “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当牛做马,我都愿意。”

  看着吴景明跪地磕头,现场众人全都摒住了呼吸,只觉着肩膀好似忽然间压了一座大山,奇重无比。

  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柳秋飞的身上,目光中有探究,但更多的则是尴尬。

  他们方才还耻笑讥讽别人是一个废物,结果转眼却是吴景明跟狗一般跪趴在地。

  现在一想,何其可笑?

  沐灵儿听到嫂子俩字,不禁脸色一红:“秋飞,既然他道歉了,要不这件事情就算了?”

  柳秋飞拾起餐桌上的一柄餐刀,“扑”地一声,插入吴景明的右掌。

  一时间,鲜血飙射。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治安员做什么?”柳秋飞第二次说出了这句话。

  这一刀狠辣绝情,颤动了餐厅里所有人的心脏。

  柳秋飞不是圣贤,他心里明白,倘若自己没有吴俊雄撑腰,没有天巫传承,今天恐怕只会被吴景明狠狠地的羞辱一番,然后被其打成一个废人。

  弄不好就连沐灵儿也会被对方霸王硬上弓。

  因此他毫不手软的废掉了吴景明的右掌。

  惟有这样,吴景明才会心存敬畏和恐惧,才不敢再打沐灵儿的主意。

  事实也是如此,吴景明心中原本残存的一丝疑虑和怨恨,在柳秋飞这一刀下彻底烟消云散。

  除了来自京都的大少,又有谁敢如此狠辣?又有谁敢如此不留余地?

  当柳秋飞拉着沐灵儿离开时,吴景明的眼神里全是畏惧,还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今世,柳秋飞就是他的梦魇了。

  出了餐厅,上了车,回家的路上,沐灵儿和柳秋飞很有默契的没有再提餐厅里发生的事。但沐灵儿坐在副驾驶上盯着柳秋飞的眼神中,却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光亮。

  回到家,俩人先后梳洗了一番,沐灵儿躺在床上看着书,柳秋飞躺在地铺上。

  “关灯了?”

  “关吧。”沐灵儿放下书。

  “啪”的一声,房间一片漆黑,只剩几缕朦脓的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

  沐灵儿侧卧着,看着躺在地铺上的柳秋飞,小声说道:“今天晚上有点凉……你要不要睡在床上……”

  沐灵儿的悄脸变得绯红起来。

  现在已经是夏初的季节,街头露大白腿的女人就像是雨后春笋,又怎么会冷了。

  柳秋飞下意识回道:“不用了,地铺挺暖和的,你早点休息吧。”

  话音落下,柳秋飞愣了一秒,接着回过神来,不由后悔得捶胸顿足,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巴掌。

  这分明是一道送分题,可却被他硬生生答成了送命题,简直是蠢得无可救药。

  “哦,那你就睡地上吧。”

  沐灵儿翻了个身,背对着柳秋飞的一张俏脸早已咬牙切齿。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才问出这个问题,没想到柳秋飞这蠢货竟然会这样回答她。

  “那个,我觉得地上确实有点凉,还是睡床上暖和些。”

  柳秋飞试探性的把手往床上的被窝伸去,但很快便被察觉到动静的沐灵儿一脚踢出了被窝。

  “滚。”沐灵儿冷声道。

  听到这个字,柳秋飞绝望地捂着脸,比丢了件法器还要难受。

  这次机会错过了,下次不知道还得等多久……

祖气-简单醉

第二天,柳秋飞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这两天忙的事太多,所以一下子就睡过了头。

  柳秋飞拉开窗帘,让阳光洒了进来,暖洋洋地照在身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接着转过身,看着那张床,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微笑。

  虽然沐灵儿早已前往公司,但床上却依旧残留着一股独特的香味,让他不由得心猿意马。想着昨晚的事,嘴角的笑痕也更深了。

  昨夜虽然没能睡在床上,但沐灵儿的开口,却代表着两人的关系有了长足的进步。

  柳秋飞就这样盯着床怔怔地笑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走进卫生间梳洗了一下。

  刚一出卧室门,柳秋飞就看见梁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色有点凝重,沐昊澄坐一旁热情地泡着茶,却没有张嘴说话。

  显然是看出了梁言的心情不太好,担心说错话得罪人。

  “柳师傅,您起来了,您看现在方便走一趟吗?”

  梁言一看见柳秋飞,便急忙站了起来,走到柳秋飞身前,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梁助理,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吗?”柳秋飞疑惑道。

  他昨天给梁言画了一道挡煞符,按理说就算解决不了问题,也不至于让情况加重。但看梁言的表情,却像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

  “柳师傅,不瞒您说,确实是出了问题。”

  梁言也不客套,直接把事情的原委道了出来。

  昨晚从柳秋飞这里拿走符咒后,梁言就直接给州首送了过去,好说歹说让州首将符箓贴在了门顶,也确实起到了效果。

  州首的女儿不再做噩梦了,早上起来整个人的气色看上去也好了许多。

  可就在快临近中午的时候,却出了怪事。

  州首家里的大厅吊灯无故掉落,砸死了女儿养的一只英短蓝猫,大厅里一片狼藉,地上淌着鲜血,而那张符箓也从门顶上飘落,裂成了两截。

  “挡煞符破裂了?”柳秋飞惊讶道。

  没人比他更了解这挡煞符的功效了,这种贯注了灵气的符箓,除非是遭到人为损坏,否则一般的情况下是难以破裂的。

  柳秋飞心中好奇,也不废话,顾不上吃口热乎饭,就跟着梁言上了停在门外的奥迪A6。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奥迪车驶进了一个高级小区。这是一个干部小区,里面住着一些区里的退休干部或是在职领导。

  小区内一幢四层的花园洋房门口,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那里,穿着黑色夹克,面相威严,目光盯着远处路口的转角处。

  这男子正是州首魏国强。

  作为大佬,魏国强素来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昨天梁言给他送符箓的时候,还被他严厉批评了一番。

  可梁言信誓旦旦,说这是一位大师亲手撰画,魏国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符咒贴在了门顶上,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下属的一片衷心。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符咒贴上以后,他女儿竟然真的不做噩梦了,如果说是凑巧,那未免也太巧了一些。加上今天中午发生的事,符箓的破裂,也让他的内心蒙上了一层阴影,这才有了要见高人一面的想法。

  奥迪A6很快就停在了魏国强的身前,梁言赶忙下车,柳秋飞紧随其后。

  魏国强的目光在柳秋飞身上仅是扫了一眼,便再次朝车里望去。

  刚才梁言跟他通了电话,说是高人和他一起过来,在他眼中,擅于风水堪舆的大师必然是位仙风道骨,上了一定岁数的老人,再不济也是位精瘦的中年男子。

  对于柳秋飞,他压根就没往大师这方面去想,只当作是大师的亲属或是弟子。

  梁言见魏国强的目光仍在车里,不禁脸色一红,张口介绍道:“州首,这位就是柳师傅。”

  说起来这也怪他,昨晚为了让魏国强使用这道符箓,他只讲了柳秋飞破解吴俊雄家里紫宫煞的事情,却没有说柳秋飞的岁数,毕竟柳秋飞实在是太过年轻,很难和大师画上等号。

  “啊,柳师傅你好。”

  魏国强不愧是州首,虽然惊讶,不过霎时间就转换过来,和柳秋飞握手道:“叨扰柳师傅了,魏某真是不好意思。”

  “魏州首客气了。”

  柳秋飞伸出手,从容淡定地与魏国强握手道:“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先去看看你家里的情况吧。”

  “好,那就有劳柳师傅了。”魏国强也不客套,点了点头,在前边引路。

  同时心中对柳秋飞不由高看一眼。不管本事如何,至少这份从容的气度,就远超一般的年轻人。

  他作为州首,多年的威严积聚下来,别说是年轻后辈,就是一些商业大佬在他面前也都是战战兢兢。

  魏国强带着两人走到自家门前,拿出钥匙开了门,邀请柳秋飞进屋,但柳秋飞却在门口停了下来,抬头望着门顶。

  “柳师傅是有什么发现吗?”魏国强好奇道。

  柳秋飞望着门顶,眉头微蹙,沉思了一会儿,才说道:“是有了一些眉目,不过还说不准,得先进屋里再看看。”

  柳秋飞确实是发现了一些东西,心中有了一个猜测,但还不敢确定。

  他跟着魏国强进了屋,在房间里四处巡视起来。

  魏国强的家是按照中式风格装修的,厅里摆着一套明清式的红木家具,中堂挂一幅素雅青淡的浅绛山水画,一些不起眼的角落栽种着几盆树桩盆景。

  整个房间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简约、朴素、大气与庄重。

  房间布置从风水角度上来说,也是不好不坏。

  柳秋飞心中有了决断,带着一行人又上了二楼,二楼只有三个房间,两间卧室和一间书房。

  站在楼梯入口处,柳秋飞朝魏国强问道:“魏州首,你女儿现在还在房间里休息是吧?”

  “对,自从上次出了意外之后,她就一直待在家里休养了。柳师傅是想去我闺女房间看看吗?”

  “不是,我只是想请魏州首去帮我看下贵千金的脊柱处是否有一条褐色的血线。”

  “好,那柳师傅稍等,我进去看下。”

  魏国强的女儿已经是一位初三的学生了,柳秋飞和梁言两个大男人确实不方便进到一个女孩子的闺房,因此就在门口等待。

  没过多久,魏国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惊愕的表情,“柳师傅,你真是神了,我女儿脊柱处确实有一条褐色的血线,这是怎么回事?”

  魏国强此时真的被震撼住了,女儿身上有褐色血线的事就连他都不知道,但柳秋飞在房间里逛了几圈就知道得一清二楚,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叫砂线。”

  “砂线?”

  魏国强和梁言露出不解之色,柳秋飞只好解释道:“砂线又称墓线,通常是祖上阴宅出了问题,向后人给予的一种暗示。”

  “我之前进屋的时候,就看见门梁祖气萦绕,现在贵千金身上又出现了砂线,几乎可以确定,是魏州首你家里的祖坟出了问题。”

  “祖气?”

  魏国强与梁言走到门口,好奇的望着门梁,却没能察觉到一丝异常。

  柳秋飞瞧见他们的动作,不由笑道:“祖气这东西普通人是看不见的,要不然也就不会有风水师这一职业了,而且也不是所有风水师都能感知得到。”

  柳秋飞没有明说。祖气这玩意,要不是天巫传承中有着关于感气的内容,恐怕连他也无法发现。毕竟祖气不同于一般的煞气,其本身是不带吉凶的。

  “那柳师傅,这祖坟被破坏,会有什么影响?”魏国强问道。

  “魏州首,祖坟被破坏,其后人的风水运势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轻者诸事不顺,重者家破人亡。尤其是一些风水宝地,遭到破坏后,其后果更是不堪设想。”柳秋飞回道。

  这话并不是吓唬,因为从古至今,有许多这样的家族事迹。

  一些人请风水师为其挑选好的风水宝穴进行下葬,让其子孙后辈金玉满堂,享受荣华富贵,可一旦祖坟遭到损坏,其家族衰败速度之快,也是令人为之咂舌。

  魏国强的脸色变得惊惧。对于柳秋飞的话,他是深信不疑。

  刚才柳秋飞进屋逛了几圈,便知道自己女儿身上长了砂线,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柳秋飞绝非是一般的江湖术士,而是一位有大本事的高人。

  “柳大师,那该怎么办?”

  这一刻,魏国强连称呼都改了,从柳师傅变成了柳大师。

小说《妙手巫婿》 第17章 京都大少? 试读结束。

邻家皎洁点评:

《妙手巫婿》很好看,好多年没有看到如此佳作,作者简单醉加油,最好每天多更几章,速度,给五星。

妙手巫婿章节试看:

星优客阅读最新小说

  • 皇后在现代:本宫是豪门 皇后在现代:本宫是豪门
    在古代母仪天下二十年,苏蔓瑾一睁眼,竟然成了现代不受宠的豪门太太!呵!说她上不得台面?谁有她皇后礼仪周到端庄大气?说她头发长见识短?谁有她皇后见多识广秀外慧中?说她没才艺?谁有她皇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说她土包子?谁又比她皇后更可以引领一个时代的新潮?她一来,小三小四立刻被秒成渣渣,不值一提——看她蔓瑾皇后如何手撕小三,发家致富,在现代混的风生水起,顺便,朝她那个出轨渣男老公丢出一纸离婚协议书——“你,被本宫休了!”可那男人竟然死皮赖脸化身护妻舔狗是怎么回事?“既然娶了,本夫必定从一而终,想离婚,除非我死!”...

    作者:枯叶蝶总裁豪门

  • 重生之总裁的特工娇妻火遍全球 重生之总裁的特工娇妻火遍全球
    一场阴谋,秦歌笙被人从乡下接回帝都,被迫替嫁给病入膏肓的沈家少爷沈括。人人都等着看笑话,殊不知这位大佬却把她宠上了天。说好的病入膏肓呢?那个身强体壮、高傲妗贵的男人是怎么回事?沈括:抱歉,我夫人是乡下来的,不懂事,你们不要欺负她。随着秦歌笙的小马甲被扒下来,露出了一个个令人闻风丧胆的身份。众人怒了:说好的乡下丫头呢?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作者:柳依依现代言情

  • 天降三宝:团宠妈咪是大佬 天降三宝:团宠妈咪是大佬
    两次都糊里糊涂落地被同一个女人设计。权势滔天的龙骁霆差点崩溃。他发誓要抓住她,结果又被打脸了。五年后,大宝找上门求抱抱:妈咪,爹地嫌我丑,因为我长的像你!...

    总裁豪门

  • 五公主她开挂虐渣了 五公主她开挂虐渣了
    天生绝脉?注定废物?温海棠不信这个邪。她穿越而来,带着系统逆天改命。驭灵兽,炼灵丹,绝色美男送上门来.....温海棠不信命,她偏生要成这九州大陆上最让人羡煞的存在。...

    作者:胖猫儿玄幻奇幻

  • 重生后,薄太太又甜又撩 重生后,薄太太又甜又撩
    上一世,慕浅浅被渣男算计,死不瞑目。重活一世,刚睁眼,看到云城第一浪荡子——薄靳晏,正在对自己做人工呼吸。传言薄靳晏是个绝世渣男,换女人如换衣服,成天游手好闲,人人避而远之。可唯独慕浅浅知道,这人有着天纵之资!慕浅浅,“薄少,亲了我就要对我负责,或者我以身相许也行。”薄靳晏,“慕小姐脑子有病就去治。”慕浅浅,“我是病了,但得的是相思病,薄少是我的解药。”薄靳晏,“慕小姐对待感情,不是很专一么?怎么看起来,比我更像个海王?”慕浅浅,“我对你,情之所终!”...

    作者:清歌渺渺现代言情

  • 丑千金变身 丑千金变身
    【女主第一美,虐渣+宠文】【1v1双洁、团宠马甲、甜燃爽!】她叫夏婠婠,是盛夏集团大小姐和继承人,是夏家在痛失爱女之后,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孩子。...

    总裁豪门

  • 重生帝妃之复仇 重生帝妃之复仇
    白嚣仙尊的动向,注定是尘缘大陆的劫,隐藏的仇恨、使命,揭露人对爱情、亲情、友情的奋斗;四个强大的国家,等待千阙舞去发现、扩展无尽财富。...

    穿越重生

  • 替嫁新娘:亿万老公深深宠 替嫁新娘:亿万老公深深宠
    【替嫁+爽文+虐渣+高甜+甜宠】钱冉回钱家那天,顺手救了个样貌俊美的男人,谁知对方说要以身相许……娶她?三天后,她替嫁冲喜。新郎竟是她顺手救下的男人?醒来就要退婚?她一脚踹开门质问:“新婚之日,你要退婚?”墨琛才知道新娘被换了,激动的心花怒放:“打死我也不退!”众人嘲笑钱家大小姐乡下长大,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直到她马甲一爆在爆,才知道自己眼睛有多瞎!神医药剂传人是她!博学宛接班人是她!金牌作曲人是她!服装首席设计师还是她……甚至还摇身一变,成了京都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墨家少夫人!...

    古代言情

您的位置 : 星优客阅读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妙手巫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