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忧伤漫天沿,爱恋心中漫
A+ A-

“不……不……”茼宛冰还是死死的抓着碧秋向皇上求情的说道,“皇上,碧秋伺候臣妾已有多年,她的忠心耿耿臣妾一直都是知道的,这一次她全是为了臣妾才会一时做出这样的事情,求皇上饶过她这一次,求求您了。”

“娘娘……”碧秋的眼里多了一丝无奈,一丝更多,也多了一丝的释怀,“这些年来能够留在娘娘的身边,是碧秋修来的福气,今生无法留在娘娘的身边,还请娘娘要多多的保重身体,来世,碧秋还留在娘娘的身边照顾您。”

“碧秋……”茼宛冰的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即便是一个丫鬟,相处了那么久,她又岂会没有感情呢?

睃辰熙的眼里有了一丝的动容,却还是硬硬的压下去道,“皇后,注意你的仪态,在下人的面前如此所为,还有一国之母的凤仪吗?”

“皇上……”碧秋或许临之将死,才敢如此大胆的抬起头来对视着皇上的眼睛道,“奴婢不后悔如此所为,但是,这一切皆跟娘娘没有一丝的关系,每每看到娘娘守在门口等待皇上的到来,奴婢就为娘娘感到不平,皇上,娘娘是真心爱您的,请您对娘娘多一丝丝的宠爱,奴婢死而无憾。”

碧秋的话让睃辰熙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伸手一甩冷冷的说道,“徐保全,将皇后拉开,拖下去。”

“是,皇上……”徐保全立刻上前边拉开皇后边好言相劝的说道,“皇后娘娘,皇上现在正在气头上,您还是放手吧。”说完便将皇后给拉开了。

众侍卫立刻将碧秋给拖了下去,茼宛冰心痛得很想要冲上去就碧秋,却也只能够眼珠子的看着她被拉了下去,眼里的泪水不断的滴落了下来。

整个坤宁宫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茼宛冰微微的抽泣声,缓缓的站起身来看着皇上,梨花带泪的说道,“皇上当真一点情面都不给予臣妾?”

“皇后自身都难保了,还想要保全一个宫女?”睃辰熙还是一脸冷淡的看着皇后,若不是这次的事情,他还真的小看皇后了。

呵,茼宛冰冷淡的笑了一下,微微的侧身道,“那皇上要如何的惩罚臣妾呢?”

睃辰熙冷淡的扫过皇后道,“皇后身为后宫之主,未能够好好的管理好自己寝宫的婢女,朕念你的初犯,便不严惩与你,罚你留守坤宁宫闭门思过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休得踏出坤宁宫一步,今夜朕留宿养心殿,就不劳皇后伺候了。”

睃辰熙说完便往外走去,茼宛冰却骤然的喊道,“皇上……”

睃辰熙不得已的停住了脚步,却始终没有回过头来。

茼宛冰缓缓的走上前几步,泪眼汪汪的说道,“如果不是沄妃的禁足,是否今晚,皇上会网开一面。”

“你的心里只明晓着,又何须来问朕?在太子府中,朕便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还望皇后好自为之,不要再让朕失望了。”睃辰熙说完便冷冷的走了出去。

茼宛冰再也承受不住的跌落在地上,眼泪不断的往下流,脸上却挂着凄凉的笑容,昔日之言,重回脑中,“冰儿,本王之所以会答应娶你进门皆因沄儿,这一生,沄儿才是本王所牵挂宠爱之人,若你聪颖,自当知道如何所为;如若敢伤欺沄儿一分,本王定会还你三分,还望你铭记在心。”

沄妃禁足七日,皇上惩戒冰儿一月,碧秋无辜遭害,皇上,您给臣妾的三分,的确让您宠爱沄妃的心表现得淋淋尽致,让臣妾不得不屈服啊,漓沄若,今生,我茼宛冰与你,势不两立……

“娘娘……”柳花和柳叶走进坤宁宫中后看到跌坐在地上的皇后,顿时焦急的走上前去将皇后给扶到椅子上坐下道,“娘娘,碧秋姐姐一定不愿意看到娘娘为她如此的伤怀,还望娘娘想开点才是啊。”

“呵……”茼宛冰淡淡的笑了起来,那样的笑容如同罌栗般的妖娆又带着毒性。

“咳咳……”漓沄若轻咳了一声,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刚想要动一下,却发觉自己是被人轻轻的拥抱着,顿时有些花容失色,刚动了一下,那久违的味道飘逸到鼻中,让她的心平静了下来,这是熙的味道。

睃辰熙更加用力的搂进了放在沄儿腰上的手,轻声的开口道,“看到我,很惊讶吗?”

漓沄若这才想起自己禁罚之事,顿时焦急的说道,“皇上,您怎么可以到沄儿这里,若是让他人得知,沄儿会罪上加罪。”

“别急……”睃辰熙柔声的开口道,还是让沄儿靠在了自己的怀里道,“我是悄悄来的,没有人知道朕在这里。”

回到养心殿之后,睃辰熙被撤退了所有伺候的宫女公公,吩咐了任何人不得已进入打扰便换上了夜行衣悄悄的离开了,身为一国之君还得如此悄然到妃子寝宫,还真有些些的讽刺,但是为了沄儿,他不在乎。

顺着皎洁的月光照射进来,漓沄若还是注意到了皇上着一身的黑衣,顿时明白了几分,心中有一股暖流缓缓的滑过,安心的靠在了熙的怀里浅声的语道,“皇上为何会在深夜来沄儿这里呢?”

“若我不来的话,沄儿还似以前那般生病不喝药,我如何放心得下呢?沄儿,此刻并无外人,喊我熙便可。”这样轻轻的搂着沄儿的感觉真好。

“熙……”漓沄若的脸上扬起了一道笑靡,“沄儿哪有如此?”

睃辰熙淡笑了一下伸起手轻划过沄儿的鼻尖,“没有的话,今日怎么用惜儿请太医来为你诊治呢?”

漓沄若的眼里闪过了一丝的诧异,娇羞的低着头道,“熙全然知道了吗?”

“我若不知的话,今晚怎会来看沄儿呢?沄儿这般可不是在跟我赌气?”睃辰熙的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笑意,几日没见沄儿,已让他非常的思念,现在能够如此的抱着沄儿,也不虚此一行。

沄若的小脸顿时有些僵硬住,低着头闷闷的说道,“沄儿哪敢跟皇上赌气。”

“是吗?”睃辰熙无奈的浅笑道,靠近了沄儿的耳边轻声的说道,,“此刻的语气,不是跟我赌气吗?”

漓沄若还是有些闷闷的低着头道,“皇上今晚怎么没有在姐姐哪里留宿呢?”

“沄儿,你听我解释吧。”睃辰熙一提及此事,眼里便有些些的怒气说道,“这三日,我之所以会在皇后的寝宫内留宿到辰时离开,连早朝的时间都忘了,皆因皇后在给我喝的冰糖莲子汤中下了药。”

“什么?”漓沄若顿时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道,“姐姐她……”

“没错……朕今晚在坤宁宫中大怒了一场,也便没有留宿在坤宁宫,这才得以有机会来看看沄儿,估计明早母后便会得知此事了。”这一次母后再怎么的宠爱皇后,都无法为她求情了。

沄若完全没有想到姐姐会如此的做,这个的冒犯欺君的死罪,姐姐难道不知么?熙会轻易的绕过姐姐吗?沄若顿时有些焦急的问道,“熙,那你对姐姐做如何的惩罚呢?”

睃辰熙淡淡的开口道,“这些罪名碧秋一个人独自的承担,誓死保护着皇后,我让侍卫将碧秋拖出去斩了,罚皇后一个月的禁足。”

“什么?”漓沄若顿时有些惊讶的睁大了双眸,在太子府中,她便看得出来姐姐对碧秋的信任和依赖,这样的信任非一般人能够替代,如同自己对水月水夏一般,若碧秋死了,姐姐应该很伤心的吧?有些担忧的开口道,“熙,碧秋跟在姐姐身边多年,现在你如此的做,姐姐的心该很难过吧?”

“这次的事情,是皇后错在先,怨不得朕不手下留情。”睃辰熙冷淡的说道,他可不认同碧秋所说的话,毕竟一个小小的宫女能够瞒着皇后擅自做主,皇后不可能完全的不知情,这样所为,只为了给皇后一个小小的警告。

“可是姐姐她……”沄若还是有些微微的揪心。

睃辰熙却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好了,好了,我今晚来找你,不是为了跟沄儿说皇后的事情,只是想要多陪陪沄儿,你的身子还没有好,可要多休息才是。”

说完便将沄若的头轻轻的按在了自己的胸前,紧紧的搂着她的芊芊细腰。

沄若只能够将到嘴的话语吞落肚中,圣意岂是自己三言两语便能够改变呢?姐姐,希望你能够记住此次的教训,不要一错再错,沄儿帮不得你了。

“沄儿今日可有好好用药……”睃辰熙边说便伸起手轻轻的捂着沄儿的额头,虽有些烫,却不会那么的烫手,这才让他微微的安心了一点。

“嗯……”沄儿乖顺的点点头道,“太医来过之后,便用药了,身子已经好多了。”

睃辰熙淡淡的点点头说道,“那就好,以后朕若没能够陪在你的身边,沄儿也要好好的用药,不要让朕牵挂担忧着,知道吗?”

沄若浅浅的笑了起来道,“沄儿知道了,再也不会让熙为沄儿担心了。”

这一夜,他们相拥而眠,静静的氛围中流荡的是他们浓浓爱恋,只要有彼此,就足够了,谁说帝王多情,只是未见君王深情……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