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悔恨
A+ A-

  夜晚,慌僻的孤岛上。

  偌大的铁笼里一个蜷缩着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女人穿着衣裙,已经被血迹沾染的看不清颜色,破烂不堪的贴在身上,还散发着恶臭。

  路依被这嗜心般的折磨,已经变得残损不堪。

  原本乌黑亮丽的头发,因为缺少营养而脱落,零零散散的,白嫩的脸上被硫酸腐蚀得面目全非,只有那双大海般的眸子,还闪着坚毅。

  哒哒得高跟鞋响动的声音,催醒昏迷的路依,她努力的睁眼,看到路雪那张笑得狰狞可怖的脸。

  “唔唔!”

  见到路雪,路依恨不得立马撕碎她。

  舌头被割掉,嗓子只能发出像骨头摩擦般刺耳的声音,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看着路依疯狂的模样,路雪勾着红唇,用戴着防护手套的手捏起路依那张满是伤口的脸。

  “啧啧,两年了,见到我还是这么大气焰?看来还能被我多玩几年。”

  女人娇媚清纯,可笑若毒蝎。

  路依感觉喉里涌上一股腥甜,她紧咬牙齿,让自己冷静下来。

  六年了,她被囚禁在这荒岛上已经快要忘了原来的世界,每天被各种折磨,关在这牢笼里,脸被硫酸腐蚀,舌头还被割掉,每天和老鼠同住,还被各种昆虫叮咬……

  肉体的折磨,还有精神上的折磨让路依快要死掉。

  而这一切,都是被眼前这个笑得清纯无害,同父异母的妹妹一手策划!

  “可惜了,墨亦琛好像查到你在这儿了,明明病得不轻,可还是继续找你,真痴情啊!”

  路雪打开手机,视频里墨亦琛面容苍白得躺在床上,一脸正色的嘱咐着站在床边的少年。

  少年的脸像是墨亦琛的缩小版,俊美伦比,年纪虽小,却透着一丝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老成。

  看到这一幕,路依极力得嘶喊着,却只能发出刺耳的声音,她瞪大眼睛,一滴血泪从眼眶里滑下。

  “事到如今,把真相告诉你也没什么了,当年你妈不是墨亦琛的父亲开车撞死的,而是我和我妈事先把刹车的保险丝剪了而已!”

  “谁让你妈没有一点自知之明,父亲就不喜欢她,还纠缠不清,那只好别怪我们心狠手辣喽,刚好嫁祸给墨亦琛,让你和墨亦琛相爱相杀,正好两全其美。”

  “唔唔……”

  我要杀了你!

  路依感觉牙齿都要咬碎了,都解不了心头的愤恨!

  原来,母亲不是墨伯父杀死的,墨亦琛也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路雪母女设计的!

  想起六年前,她以为是墨亦琛的父亲害死了母亲,婚礼上,她百般刁难,故意出丑,为了搅黄这场婚姻。

  婚后,她嚣张跋扈,经常和路雪夜不归宿在酒吧夜场疯狂,墨亦琛每次找到她,都没有发火打她。

  得知怀孕去医院流产时,被男人制止后,墨亦琛第一次生气,说只要生下孩子,就和自己离婚。为此,她一直安分守己直到生下孩子。

  孩子出生后,墨亦琛却不想放她走,说孩子太小需要母爱,她以为男人想用孩子束缚她,就冷漠孩子,经常把孩子丢给保姆带。

  因为她怕时间久了,会心软,对孩子产生依恋。

  终于,墨亦琛拿着离婚协议来了,当时她连看都不看,直接签名就离开,没看到身后男人落寞的神情。

  在机场,她就被路雪派的人抓住,然后被带到在这荒岛上,关在笼子里六年!

  太多的情绪交织在一起,突然路依感觉胸腔一闷,脑袋里似有闪光一现,瞪大双眼。

  见此,路雪拿出一把枪,对准路依的心脏,笑道,“姐姐,妹妹祝你一路走好!”

  说着,按动扳扣,子弹穿过血肉发出的沉闷声,响来回响在路依的脑海里。

  忽然,眼前浮现出墨亦琛那张刚毅的脸,男人墨色的眸子正满含着宠溺看着她。

  路依眼角滑下血泪,满含不甘和懊恼的瞪大双眼,若能重活一世,她定不会轻信谗言,对爱自己的人百般伤害了!

  墨亦琛,对不起,若有来世,我定不负你!

  ……

  “砰!”

  巨大的踹门声,让路依猛然睁开眼睛,还未来得及正视一切,忽然一只大手捏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呼吸不畅。

  “路依,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为什么要杀我的孩子!你就这么恨我?!”

  熟悉的声音,让路依心里咯噔一声,有些不可置信地抬头,刚好对上男人那双寒冷的眸子。

  墨亦琛!

  怎么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是被路雪一枪毙命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呼吸越来越困难,让路依没有多余精力去探究,她奋力得挣扎着。

  “咳咳……墨亦琛,你快放开我……”

  女人痛苦的求饶声拉回墨亦琛的理智,见路依涨红着脸被他掐着脖子的样子,他眼神伤痛地猛然松手。

  得到释放,路依大口吸着氧气,脑回路飞快的转动着。

  看来是老天爷可怜她,竟让她重活到六年前,她得知自己怀了墨亦琛孩子来医院流产,被他抓获那时!

  想起孩子,路依猛然回神,手捂着肚子上,“墨亦琛,孩子……”

  话还未说完,男人抬起满是寒雾的眸子,“孩子?你没资格提孩子,我怕你侮辱这个词!”

  墨亦琛误会,路依急得慌乱,刚想抬脚落地给男人解释清楚,忽然打了麻药的双腿一软,整个身子就往地上摔去。

  “啊!”

  路依下意识双手捂着小腹,怕伤了孩子。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在摔在地上的那一刻,路依整个人被男人搂在怀里。

  抵在男人温暖,强壮的怀里,路依这才冷静下来,找回安全感。

  “你就这么容不下他么!路依,他只是一个孩子,我说了,只要你生下孩子,我就跟你离婚!”

  见男人一脸误会的神情,路依眼里闪过心疼之色,正想说些什么,门口就传来一道女音。

  “呀!姐姐,你怎么能打掉亦琛哥的孩子呢!孩子是无辜的,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