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责罚赵氏母女
A+ A-

夏紫苏亲自扶着夏紫苑,说要把她送回她的院落。

安氏虽然觉得这不像是自己那刁蛮女儿的性格,不过也同意了。

三人慢慢的走出祠堂。

后面自有几个下人在跟着。

走在路上,夏紫苏亲昵的叫着“阿姊”,仿佛都要把自己的母亲忘掉了。

夏紫苑心里是不安的,一旦让别人知道,自己没有救过夏紫苏,那自己只会被罚的更重。

可是,夏紫苏却是认准了,夏紫苑救过自己。

夏紫苑看了一眼夏紫苏,难不成是他刚才摔下去的时候不小心记错了什么,所以才误以为自己曾经救过她,但当时自己距她可以有一定的距离,她是怎么记错了的呢?

走在路上,阳光明媚。

旁边,一块大石头,上面的动物雕刻的栩栩如生。

还有亭阁,每一个柱子,都是精挑细选的。

夏正岩是边境粗人,打仗成官,从来不计较这些东西。

但是安氏是江南才女,对这府邸要求比较高。

以前夏正岩有几个姬妾,但自从娶了安氏,竟也收了心,不再在外流连忘返,与夫人倒是伉俪情深。

不过夏紫葳的母亲赵氏有一子是夏家独子,故此无论安氏身份如何,夏正岩如何重妻,总是要顾及这些情面的。

其实,夏紫苏印象中母亲在上一世是因为生自己伤了身子,是休养了好长时间,不过后来还是怀过孩子,但是却出了什么意外。

而那一次大难之日,夏紫苏也是因为陪母亲去送子观音庙求子方才不在府中。

现在,以前的事情,或者是未来的事情,或许都可以改变。

夏紫苏牵着夏紫苑的手,好像是最亲密的两个人。

“夏紫苑,你怎么敢出来!”

迎面遇上一人,言语倒是嚣张。

夏紫苏抬头,才看到是赵氏和夏紫葳正好过来。

赵氏走近之后,说:“老爷的话莫不是忘了?”

夏紫苑只是低头,反正她不是自愿出来了。

夏紫苏倒是站到前面,语气冲冲的说:“怎么着,赵姨娘只看到了阿姊,没看到我母亲吗?”

听到这话之后,赵姨娘都愣了,这话明显带刺啊,不像是夏紫苏说的。

以前夏紫苏是不与赵氏交好,但是却也无怨,倒算是可以相处。

夏紫葳跑到了夏紫苏旁边,说:“阿妹,你无事了,可是让阿姊十分担心啊。”

甩开夏紫葳的手,夏紫苏说:“你说什么担心我,你又不像阿姊一样被罚祠堂,为何不去看我,反倒悠闲游玩,还假惺惺的做什么?”

夏紫葳有些诧异,为什么夏紫苏这么说,难不成她知道是自己推了她一下,才让她摔下去的。

夏紫苏说:“还有,你不过是庶出之女,见到本小姐,不应该先行礼嘛?”

安氏平常也给这赵氏一支些许面子,但她感受到女儿似乎没准备给面子。

轻哼了一声,夏紫苏说:“果然,赵姨娘自己没规矩,自然教不出有规矩的孩子。”

赵氏平常也算是受人尊重,如今听到这话脸色十分难看。

夏紫苏说:“母亲,既然她们母女无规无距、不知贵贱,母亲身为夏府主母,可不能不管啊。”

安氏觉得,自己这女儿话里有话,她突然对赵氏和夏紫葳转了态度,准是有原因的。

赵氏入府多年,也不想此刻再背一个没有规矩的骂名,便只能蹲身说:“参见夫人、小姐。”

一见姨母如此,夏紫葳也只能一同施礼。

夏紫苏说:“现在倒知道了些规矩,不过晚了,去祠堂里跪三日去,不然怎能记得住。”

“什么?”夏紫葳满是诧异的看着夏紫苏,怎么也不敢想象,她居然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夏紫苏说:“姨娘毕竟是长辈,我倒是不好惩治,但是我能连一个庶出的女儿都不能惩治吗?”

夏紫葳急忙笑着说:“二妹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确实是与妹妹交好,再加上三日前也受了惊吓,所以才……况且这也不是什么正规的地方。”

瞪了一眼夏紫葳,夏紫苏说:“怎么啦?莫不是本小姐要教你规矩,还需要看什么时间场地不成!”

“这?”夏紫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旁边的赵氏看了一眼这位敌出的小姐算是明白了,她这一次摔得可不轻,估计都摔出脑子来了,所以才敢如此言语。

但是夏紫葳平常在府里也算是作威作福惯了,怎么又愿意接受这样无端的惩治呢?

夏紫苏说:“三日前我跌倒的时候,你就在我身边却对我不管不顾,说不准还是你推了我一下。”

一听这话,夏紫葳心里一抖,莫不是自己那三日前的小举动真的让她发现了。

毕竟夏紫苏可是活了两世的人,可不真的只是这十几岁的小身躯的心思,此时自然能将夏紫葳那小小的眼神波动看在眼里。

那么恐惧和担心事情泄露的样子,实在是太容易让人发觉了。

安氏本来还平静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倒是夏紫苑,似乎这面前的事情完全以自己没有任何关联,默默的往后退了两步,不愿意引火上身。

赵氏急忙推了一下自己的女儿,因为她也看到那位夏紫苏小姐的眼神,可是不太平常的。

夏紫葳急忙哭了出来,跪在地上说:“妹妹这么说可真是实在是冤枉姐姐了,什么时候姐姐曾经伤过妹妹呀?”

没有吗?夏紫苏怎么也忘不了自己被夏紫葳将那针,一针一针插入腹部,最后直到失去性命的时候。

那么绝望,那么无助,那么凄凉,其实现在夏紫葳哭两句就能够消解的仇恨。

夏紫葳抬头看着夏紫苏,她似乎真的是目光坚定,毫不犹豫的要惩治自己。

安氏虽然说性情温和,但自从听到自家女儿可能被面前这个夏紫葳伤害之后,便对她没有任何的半分柔情。

赵氏急忙去求安氏,毕竟安氏可是个好说话的人。

安氏说:“赵氏,你也无需来求我,毕竟要作出决定的,可是咱们府上的大小姐。紫苏是老爷的嫡女,流的是夏家最纯正血脉,恐怕就是老爷在,也得给她几分薄面吧。”

一听安氏这么说,赵氏就明白了,自家女儿这是伤了安氏的底线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